當前位置:主頁/品牌文化/玉成窯

玉成窯

文:張生

“洛陽紙貴"人人皆知,而“壺隨字貴”的紫砂文人壺則非眾所知之。古之文人雅好閑適而寄情于壺,以坯作紙,以刀當筆,在紫泥砂器上寫意、題銘、鐫刻,將個人的文化思想、藝術審美和生活情趣,集詩書畫印于一體,與紫泥砂器進行妙美樸素地結合,從而使紫砂壺、紫砂文房具足文人之氣息,達到“切題、切意、切茶”和“可用、可賞、可玩”的雅美趣韻。借物寓意,抒發情懷,文雅風流,人壺合一,是謂紫砂文人壺之特性。史載自陳公曼生起文人紫砂始盛,其壺其器皆融儒釋道之意,縱天地人之和,將紫泥砂器上升至藝術的精神境界,開創了紫砂文人壺、文房雅賞之新里程。爾后,復有瞿子冶等諸公為之承,而晚清之玉成窯,則是文人紫砂之巔矣。

玉成窯為小型饅頭窯,原址于寧波慈城林家后花院之一隅,曾與寧波天一閣博物館原館長虞浩旭先生、慈城收藏家羅豐年先生一道探訪查考窯址實地,現為閑置廠房,羅老先生和林家后人向有來往,曾親睹舊窯風貌,解放前尚存遺跡。老先生見余心存念想,特將有關玉成窯之見聞手信授余,令人深深感動并寶之若璧。玉成窯始創于清同光年間,由慈城書法家梅調鼎倡議,得滬甬兩地名家之助,在慈城建窯,專事文人紫泥砂器,雖燒造時間不長,出品數量亦有限,然品種卻頗多,器品以文人自用雅賞和相互交流為主,亦有依同好要求定制之器,件件皆素雅古逸、意趣盎然。

創始人梅調鼎(1839-1906)為晚清書法名家、浙東書風清季代表人物,被譽為“清代王羲之”。當代書法泰斗沙孟海在《東方雜志》第二十七卷第二號(1930年1月25日出版)發表《近三百年的書學》一文,其中對梅調鼎的評價:“說到他的作品價值,不但當時沒有人能和他抗衡,怕清代二百六十年間也沒有這樣高逸的作品”。民國版《赧翁集錦》,同鄉沙孟海老師馮君木序曰(釋文):梅調鼎,字友竹,晚號赧翁。先祖自鎮海遷至慈溪,赧翁遂成慈溪人。翁生于清道光十九年,少時凝神善思,心研諸藝,似有天授。青年時,被補錄博士弟子員,后鄉試于督學使者,以書法不規見黜而不得參與省試,翁遂言:“這委屈我的志向??!”于是終生不謀官途。翁于古人書法無所不學,少時致力于二王,中年以后參研南北書風,終歸恬適,晚年書風渾然見拙,致入化境,可謂用筆之妙,能圓能斷,圓斷結合,別無他道,堪稱書法達到精微之章法。翁本性孤僻,遇達官鉅公懇求,避之不見,若有登門乞其書畫者,從不贈與,而一些僧道寒士卻往往能得其墨跡。翁獨與同縣人氏徐南暉(杲),王緩云(定祥)、王瑤尊(家振)、胡茝莊(炳藻)、何條卿(其枚)最交善,離世后,生前好友何條卿欲為其建“筆冢”,但未建成,可見翁之遺跡是多么彌足珍貴。翁卒于光緒三十二年,享年六十七歲,其書法作品乃風靡海內,書家稱:三百年來無人可超越。翁不僅擅長書法,人品也卓然可頌,當屬節行超逸之士,研讀經論精審絕倫,凡圣人六經中的奇詞奧句,經翁舒緩諷誦, 意則怡然理順。翁又能詩,詩句喜用賢直樸塞之詞,然作詩乃其業余之好,詩名被其書名所掩蓋,并不著稱于世。翁卒后,我縣能善書法者,皆宗其章法,以在當時獲取名聲。其后三十八年間,孝豐、李光業收集翁之真跡影印成冊,同縣人秦潤卿、徐文卿、翁之外甥洪承祓、鄞縣趙叔孺、朱積綱、徐潤生都贊賞有加,足見翁之品德延綿不孤。

玉成窯是由梅赧翁倡導并集任伯年、胡公壽、虛谷、徐三庚、周閑、黃山壽、陳山農等書畫金石名家領銜,制壺名手何心舟(暫考為奉化人,用款:韻石、心舟、林園、石林何氏、曼陀花館、日嶺山房、日嶺山館等)、王東石(宜興人,用款:東石、苦窳生作、陽羨王東石制、有石等)合力而成的文人紫砂窯口,取名“玉成”。古人喻玉者,乃謙謙君子之品格,仁智義忠信五德,純潔溫潤,光澤內涵而不顯露,當為歷經百琢清修已為達者,以“玉成”命名之,古來文人常以此為永恒的奮斗目標,成就璞玉人生。彼時寧波,文風鼎盛,騷客云集,文人雅士皆視在玉成窯紫泥砂器上題詞作畫為一樂,所刻詞句精煉切題、切器,雋永秀麗,故玉成之器既型造精巧,質媲美玉,又神傳文蘊,天趣洋溢,乃成曼公之后文人紫砂的又一高峰。

吾與清季玉成窯宿緣甚深,對玉成窯古砂器的收藏、研究亦已多年,積年經手過的真品過百件,自藏品除各式砂壺外,另有花盆、花插、壁瓶等諸器;文房砂器有四方水壺、水盂、顏料碟、印泥盒、筆添、墨汁罐、圍棋罐以及蓋碗、暖爐等五十余件,每每上手這些真寶珍品,總是充滿敬仰贊嘆之情并久久感動不已。數年來,不敢謂無心得,然亦深感不足,仍需時間的沉淀,不斷探索和學習,在此淺說鑒別玉成窯砂器三要素,與同好道友分享,也請方家指正:

鑒別玉成窯砂器,首先要了解其內核。玉成窯紫泥砂器是一種文人專事砂器,是彼時文人追求的一種藝術風尚,并引導和影響了后人的藝術形式和生活方式。紫泥砂器的發展與提高,離不開文人雅士群體的倡導和參與,真正的文人紫砂乃以文人之思想之精神為主體,在器物上留下文字符號等信息,以表達一種不俗之境界和文人之風骨。了解了這些,再依次參考以下三點:

一、泥料燒結:玉成窯所用泥料淘砂是以紫泥為主,大多顆粒在50目左右,通常見到的傳器表層色澤有似若金鐵,也有嫩致若粉黛胭脂,些許砂器表面光潤如玉,亦皆因柴窯燒結形式不同而導致泥色出現各種自然的變化,可能有意或無意而為之,形成了玉成窯紫砂泥色之特點。若見到段泥之玉成窯砂器,則務必慎重有加!

二、砂器造型:器物之造型是相應歷史階段留下的時代烙印,亦是所處年代的一種審美情趣,不同的年代定有不同的形制和風格。造型藝術是器物表達自身思想的特有語言,看似兩件相近相仿的器物,細微處的變化,可呈現出韻趣和審美之不同,晚清、民國、現代的差別亦由此而顯。造型的變化代表了作者的思想和審美,玉成窯器型講究合用, 心舟制器略勝王東石,又擅陶刻。雖然文人紫砂不以制作精良為樂,然講究器形古雅秀氣,運線流暢優美,細微處均有變化,若與明代家具、銅爐相媲,若出一轍。有些玉成窯砂器造型比例乍見不協調,卻耐品賞不失衡,反到自然和諧有安穩質樸之感。 特別見有怪形奇態、浮躁不穩之玉成窯砂器不妨小心謹慎,因古代文人崇尚物我交融、天人合一之道,殆非以怪異奇形取勝!

三、書畫鐫刻:玉成窯創建于清同光年間,從目前考證更準確是光緒年。余經手過的砂器有落年號款的亦多為光緒年,但從收藏的兩件大開門的砂壺銘文、印款上分析,玉成窯在寧波尚可能還有前身(在此不作贅述,另作探討)。清季文人喜好先秦文字、慕敬先賢,故不少器身摹刻前人的詩句、金石文字,亦有梅赧翁原創詩文,以及胡公壽、任伯年、徐三庚等書畫。玉成窯刀法有別于傳統雙刀法,大膽釆用雙刀挑砂之法卻講究布局,兩邊落刀處光滑不澀,線條明快流暢,以挑砂后底之深淺來呈現筆墨之濃淡,故書家畫家之筆意噴然流露而出,自然而不失原意。大凡歷代金石竹木牙刻之作者都會一手書法或精通書法之本義,否則難刻佳品。吾常言凡銘文鐫刻,乃見筆法不見刀法者為上品。鑒于此,品讀器身之字畫、落款,亦可增添鑒賞之用心,如見到玉成窯砂器書畫鐫刻布局不求章法又無時代氣息,只見刀痕不見筆法,刀刻生硬不自然或淺薄、崩邊,切記謹慎!

數年來,吾獨鐘情于玉成窯各式紫泥砂器,其韻寄趣,其文寄情,余常常有所得有所悟,今人亦越來越珍視玉成窯之傳品。然玉成窯之仿品亦隨之而出,比較集中的有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仿品,亦有民國時期之高仿,特別是民國仿品真假難辨。藏家愛好者可結合以上三要素還有印款、個人手法特征等細節進行綜合鑒別。日后,待余稍有積淀,愿再與同好道友一起探討交流!

乙未秋末再次修改于甬上月湖玉成精舍之缺廬

k77论坛网赚 北京麻将一共多少张牌 河内5分彩官网 江苏快三和值推荐码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带坐标 淘宝新时时彩论坛 - 点击进入 网络购买吉林11选5 辽宁11选5历史数据 票据理财平台排行 安徽时时彩一天几期一首页 20选5开奖时间 大佬爺娱乐官方网站-Welcome 足彩半全场预测 世界杯足彩半全场推荐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黄金期货软件 福德正神官方网站-点击进入